淘客今年难,难在哪,怎么破?

原文标题:老严:淘客今年难,难在哪,怎么破?(深夜长文)

声明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淘客老严

原文作者:淘客老严

 

最近一直到处跑,见了很多人,听了很多故事,有一件事,大家虽然没有直接提,但是能看得出来:

 

今年淘客比较难,至少比以前更难了,说几个案例吧。

 

 

01

 

 

前几天和一个淘客妹纸聊,简称A,她是一个代理APP的头部,团队月佣几百万那种,以前我们两聊天,她都是一个劲让我干APP。

 

不过我都回复说:“你们那种微商体系的APP代理模式,我这种直男真玩不动,还是花钱暴力引流然后能放大的项目适合我。”

 

但是现在她开始主动问我的项目,甚至参加我们这类淘客的线下聚会,了解目前我们的一些打法,也在考虑是否要投入进来。

 

这间接说明她最近遇到了难题,果然我问了好几位做代理APP的朋友,普遍佣金相比前几个月下降了20%~40%。

 

佣金下降会带来一串连锁反应,团队成员的信心会下降,一些本来就挣扎在”干还是不干“ 边缘的小代理,干脆就佛系不管了。

 

再加上新进流量的减少,本身代理APP的增长,就是靠“进来流量>出去流量”这个模式,现在此消彼长,影响很大。

 

 

02

 

 

再说另一位朋友,是开发淘客工具的,简称B,他最近和另外几位工具商朋友遇到的相同难题就是:返利工具目前几乎已经没什么增长了,接下来怎么办?

 

大家知道,因为今年F号的影响,很多返利团队都停止进粉了,于是把精力都放在自营社群这个点上,这对工具商的影响是非常大的,因为吃老本意味着“在沉默中慢慢死去”。

 

一时之间,B也不知道能开发什么新的工具,于是打起来“做用户”的想法,是的,你没听错,工具商也忍不住要入局做用户了。

 

因为工具商都有一个更加深层次的担心:万一哪天协议被一刀切了,整个公司就瞬间土崩瓦解,得有一个安身立命的项目,而做用户看上去正好合适。

 

大家真的不要太羡慕工具商,赚钱也是很难,尤其服务器被打的时候,一方面要烧好多钱来做防护,另一方面还要面对用户的指责和流失,就算你如日中天,可能像wetool一样,瞬间就被一刀切。

 

 

03

 

 

再说说另外一位朋友,简称C,他是做招商的,专门做首单礼金单的招商,这块业务,大的招商公司好像都没怎么撬,都是很多小团队专门在跑。

 

C的公司七八月份人数一度猛增到40多人,月服务费也能40多万,这波小风口他们算是踩住了,也赚了一波。

 

但是最近淘宝政策变了,很多首单礼金商家不走淘客了,改为走官方的付费流量,直接导致他们月服务费骤降,接下来各种管理问题也浮出水面,之前因为有钱赚,那些问题都被掩盖了。

 

C来我公司沟通的时候,全程都非常消沉,他告诉我,目前在找出路,看了好几个项目,准备测试其中一两个,我看得出来,C有点慌乱,希望抓住别的风口再崛起。

 

类似这样的例子,朋友D、朋友E、朋友F,我还可以举出更多,总之我得出这个结论:

 

今年淘客真的比以前更难了。

 

 

 

如果只是举几个例子说明现在很难,那我也太没出息了,接下来当然试着分析下面这个疑问:

 

为啥今年淘客会变难?

 

1、疫情影响

 

整个第1季度,疫情对经济的影响,几乎人人都能感觉出来,我就不长篇大论,现在中国虽然恢复的不错,但是全球来看,仍然很糟糕,每天还有新增几十万确诊。

我不研究经济, 但是这个逻辑还是清楚的:全球经济是一体的,对疫情的恐惧,能大大降低人与人之间的链接,自然买卖会降低,自然大家的收入会降低,然后进一步影响买卖。

 

说白了,大家收入降了,消费自然就降了,继而形成恶性循环。

 

2、商家影响

 

和大家分享几个未经证实的数据。

 

2018年的时候,大概有50万左右的商家走淘客高佣模式推广,但是2020年,大概只有20~30万商家在继续这个模式。

 

也就是说,商家端在减少这种“先亏再赚”的行为,这说明很多商家今年受疫情影响非常大,他们也很难。

 

整个淘系CPS,每一个环节的收益,最终都是商家在出钱,如果商家减少了这个行为,当然会影响到这个环节中的每个人。

 

再说个事,商家对每单的佣金平均支出也在降低,而且从2018年到2019年,再到2020年,都在降,具体数据就不方便写出来了。

 

我用大白话翻译一下:2018年推1000单,每单平均10块佣金,赚1万,如果2020年还是推1000单,但每单佣金可能只有5块了,单数没变,但赚的钱下降一半。

 

3、联盟政策

 

为了进一步规范市场,号召大家都走导购推广模式,前几个月,联盟发布了好多新政,首先整顿的就是 渠道ID:

 

老严:联盟“收20%服务费”新规解读1

 

渠道ID新政 先收20%服务费,再根据完成情况来返0%~15%, 这个政策影响最大的是做代理APP的淘客,因为这个新政,各大APP公司不得不 下调了各级代理的佣金比例。

 

虽然淘客可以通过完成任务拿回部分钱,但是这个钱不一定分给代理,代理们也不傻,发现自己的佣金被调低了,肯定心里不平衡,影响积极性,最终也是影响淘客的收入。

 

再之后,联盟又开始整顿返利市场:

 

老严:返利要降佣了吗?怎么降?降多少

 

平均每单扣20%~35%的费用,刚开始推出的那个下午,命中率低于5%,可是到了晚上就马上上调比例到10%左右,最高峰达到20%左右。

 

现在最新的数据是:平均每单扣22%的费用,比价订单命中率大概是9%,有兴趣的,可以看 我和悠哉 联合发布的 比价订单大户数分析平台:

 

http://data.uzaisoft.com/#/comparisonOrder/show

 

总之,这样一来,再次拉长了返利的回本周期。

 

4、微信政策

 

无论任何时候,淘客在微信体系都是不怎么受待见的,尤其是七八月份,F号的浪潮一波高过一波,直接导致很多返利团队放弃进粉而转到社群领域。

 

转到社群后,F号依然非常严峻,发单号、托号、客服号,都受到了影响,有时候F的莫名其妙,进几个群都F,而且解F变得非常困难。

 

很多人还出现了这种奇怪的现象:需要“成功解F很多次”才能真正解F,真的很头疼,要不是突然出了那个火遍全网的跳楼事件,我感觉这种局面还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
 

5、引流变难

 

这几个月,相比去年,站内粉的声音应该少了很多了吧,因为淘宝的规则一直在调整,后来好多引淘系站内粉的工作室转战拼多多,折腾了3个月左右,拼多多也是一路调整规则,最后拼多多系的站内粉也黄了。

 

现在好多团队都转战抖音和快手,自己开账户,自己投钱买信息流的流量,但是随着进入人群的增多,也变得越来越难,成本一路升高。

 

现在只要是引流工作室,粉都不够吃,通常情况都是这样,一次性收到某个大户几十w,欠人家一堆粉,根本没有余量给到小户或者散户,也就是说大家拿着钱,目前也不一定买到高质量的粉。

 

那说了这么多,一直在说难难难,有没有啥破局的思路?

 

低垂的果实都被摘完了,需要蹦一蹦才碰得到的也差不多摘完了,接下来要建梯子去爬树摘高处的了。

 

以前树多果实多,大家都喜欢摘最容易摘的果实(就是大家俗称的 追风口),一棵树的低垂果实站着摘,摘完以后怎么办,换一棵树接着摘呀。

 

2017年7月14号以后,很多暴力社群发单的淘客就转向了返利模式,因为也是暴力模式,这就是换一棵树的玩法。

 

但是有几个团队没有这么干,那就是杨浩杰联盟和 肥牛联盟,他们并没有转返利模式,而是被迫转入了 社群精推模式。

 

减少推品数量,增加单品素材,对产品进行验货然后再推等,通过一系列的改革,他们相当于就在摘那些蹦一蹦能碰到的果实。

 

精推社群现在也很难了,淘礼金出来以后,淘客继续减少推品数量,每天可能只推1~2个,如果当天没有好单,甚至不发,然后其它的单基本都是免单。

 

通过这个策略来留住用户的注意力,但是也因此要垫付大量的资金,这就相当于是建梯子去摘更高处的果实。

 

我其实最推荐这个思路,因为这种思路才是破局,继续在自己的路上深耕,而不是一直追别的风口,因为风口总有停下来的时候,一旦停下来就又到了红海时刻,难道继续换项目,继续追风口?

 

真心不推荐这样一直变,或许能赚一波风口钱,但之后还是会陷入常态,我所见到的月佣金超过200w的大佬,几乎都是在某一个单一领域一直深耕,连续几年都不变方向。

 

哪怕他们听到某些项目很赚钱,也不会像小白那样受到影响,因为他们知道自己要什么,知道什么项目适合自己的核心能力。

 

拿我自己来说,我弄了一个【老严干货群】的淘客交流群,现在愿意付费进群的淘客其实原来越少,而且也没什么新人加入淘客圈子,我并没有找个新领域开个新群,而是走了一条很多做社群的人不会走的路。

 

我开始全国大规模搞线下聚会,把所有的群成员分成10多个片区,每个片区30~60位淘客,免费给群里的淘客提供这种聚会服务,以此来加深【老严干货群】的影响力,因此也得到了了更多人的认可。

 

反正千难万难,至少淘客聚在一起的时候,还都很正能量,大家聊的还是如何加粉、如何增员工、如何扩规模、如何搬更大的场地。

 

难的时候只要多和朋友聊聊,总能在自己的方向上找到一条能继续深耕的路。

 

大家有啥破局的办法,欢迎在留言处一起探讨。

 

 

1、注册/登录网站获取每日签到U币,10U币=1RMB,可用于下载本站资源!
2、本站下载的所有压缩包统一密码:tkfx.xyz
3、本站资源来源于用户上传和网络采集,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!
4、欢迎投稿交流,如若采上,赠U币。

淘客分享社 » 淘客今年难,难在哪,怎么破?